有那种裁员裁到大动脉的事儿吗?

2周前 (02-05) 0 点赞 0 收藏 0 评论 1 已阅读

我被裁了。

我从公司初创就在财务部工作,兢兢业业八年,总算熬成了财务主管。结果被裁了。

实习生空降财务总监,大刀阔斧进行降本增效的改革。

后来,公司被内部员工举报偷税漏税,虚开发票。他们打爆我电话,求我帮忙平账。

我笑道:「抱歉,我在税务局稽查局工作,贵司正是我管辖的。」

1

「陈夏,公司降本增效,决定裁掉部分KPI不达标的员工。很遗憾地通知你,你在上一季度KPI垫底,所以要和你解除聘用关系。」

我莫名其妙。

我一个公司财务,哪来什么KPI?这只不过是裁员的借口罢了。

公司有变动,我之前就听说公司要大裁员,同事们都在议论这是CEO要塞自己人进来。

但我万万没想到,第一个被裁的人居然是我一个小财务。

我从财经学院毕业就进入了这家公司,那时公司只是沈重的网红工作室,后来随着直播带货的热潮,沈重转行成为主播直播带货,从一晚上流水几万,到现在日流水上亿,工作室也随之越来越大,成为行业内最大的主播经纪公司。

沈重拉来投资,自己做CEO,但他仍旧不肯放弃直播这么大的佣金收入,依旧冲锋在第一线,现在是行业内TOP3的大主播。

我在公司里兢兢业业工作了八年,沈重谈合作我跟着,谈佣金我也跟着,谈折扣我也在旁边做计算给建议。

虽然表面看上去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财务,但公司每一次大的直播的流水,我都了如指掌。

我不喜欢交际,但喜欢数字,喜欢学习,除了工作,闲暇时间我考了注册会计师,注册税务师,ACCA和AICPA。

紧张的考试让我大脑兴奋,工作上更加充满干劲。

这八年,公司的账被我梳理得清清楚楚,审计来都要夸一句账条理清楚,凭证充分完整,找不到一丝问题。

只是我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第一个被裁员的居然是我。

2

回财务室的路上,不少其他部门的同事碰到我,关心地问我:「夏夏姐,你没事吧?」

我倒是无所谓,耸耸肩:「没事,被裁了而已。」

还没到财务室,林灵就从办公室里出来,夸张地捂着嘴喊:「夏夏姐,你被裁了啊?沈重怎么这样,我去跟他说说!」

我看着她,没有说话。

林灵尴尬地撇撇嘴,转身回去了。

全公司,只有林灵敢直呼沈重的名字。

她是今年新招进来的财务,还在实习期,财务室七个人,她被安排在我手底下学习。

一开始我很认真,带着她从公司最基础的报销手续教起,一开始她还很礼貌地叫我「师父」,跟在我身后学习。

不出一周,她大部分的上班时间就不在财务室了。

隔壁行政部的同事问我,新来的小姑娘怎么样。

我笑了笑:「年轻人比较活跃。」

林灵是不愿意束缚在财务室的年轻人,她熟悉了公司各部门以后,就借着收集报销发票的名义在各部门交际。

她长得肤白清秀,打扮时尚,嘴巴又甜,把那些核心部门的男同事们哄得服服帖帖。

我工作八年都没认全公司里的同事们,她已经一口一个「XX哥」,把他们都哄开心了。

这些都与我无关。我踏踏实实做我自己的账,保证公司财务经得起审计和税务局检查。

过年前,我做完年报,她突然自告奋勇,说她去交给领导汇报。

那天我父母来,我着急回家,就把报表交给了她,还叮嘱了她哪些数字需要注意,要提醒领导们注意。

特别是去年双十一的直播收入,分给沈重个人的收入和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一定不能混了。

林灵连声说好,但我看她深思游离,根本没有放心上。

但好在我的报表准确精确,她说不来问题也不大,我就放心离开了。

也是从那一天开始,公司里开始传言,林灵是沈重的女朋友。

3

这一切都与我无关,直到前阵子,公司高层开会,我被叫过去问第一季度收支情况,我提前过去,就听见了会议室内的讨论。

沈重抱怨:「财务部门太死板了,我是公司创始人,公司80%的流水都靠我的直播。我是又是最大的收入来源,公司收入本就应该大部分都是我的。」

「他们倒好,扣掉那么多企业所得税以后,分给我的钱还要一分一厘全都死死板板去交个税,45%的税啊!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过来的啊!」

我听得只觉得好笑。什么时候遵纪守法也是一件错事了?

会议室里突然响起林灵的声音:「沈总,夏夏姐是老财务了,她经验丰富,做事严格认真,虽然可能工作效率不高,也给公司多交了税,但至少也不出错吧。」

沈重声音温和:「灵灵,你不必给她解释了。」

「她是公司的老员工了,却一点都不为公司考虑。」

「财务的工作谁做都一样,她不过是一个普通财务,还把自己当领导!」

沈重在公司内一向这样,毫不顾忌场合。

4

我一直知道,和其他业务部门不一样,财务的工作枯燥乏味,领导还看不见。

做对了是本分,做错了就是犯了弥天大祸。

以前有个财务部门同事算错一笔账,沈重连着一周在会议上骂,最后骂到同事主动辞职为止。

这是一个没有KPI,也不会被夸奖的部门。

只是我不邀功,埋头工作,考证,连沈重都忘了,我掌握了公司最初到现在所有的财务数据,和普通财务完全不一样。

我签了解约合同,就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

沈重来办公室给林灵送咖啡,看到我,语气沉重:「陈夏,我也不想辞退你,但是你这么多年了也没为公司创造什么价值。」

「公司不养闲人。」

「你看你工作这八年,什么进步也没有,你也老大不小了,不如领了赔偿金回老家找个男人嫁了吧。」

他的声音到最后已经憋不住的讥讽了。

我知道,他对我给他交那45%的个税,一直怀恨在心。

林灵还在一旁搭嘴:「夏夏姐,你放心,以后公司的财务就交给我了。我会做好的。」

沈重立刻说:「是,林灵比你懂得多。以后她就是公司的财务总监了。」

我做了八年,只涨工资不涨职级,但实质上已经是财务主管。而林灵从实习期转正,直接就是财务总监。

我心里暗火,但又觉得好笑。

借贷都分不清,这女的会做个屁,她只会做向上管理。

随便吧,以后公司倒闭了也和我没关系。

5

我抱着箱子离开,带着赔偿金在家休息了两周。

这两周,我也没闲着。

这几年我爸妈一直劝我考公,这一次我被裁,没事干,就买了两套书在家看。

财务人最擅长考试了。

考公也是考试,不如试试。

我正做完一套行测,收到一条消息,是前司财务部的同事发来的。

「夏夏姐,林灵给沈重注册了一个个人工作室。」

她还没发来下文,我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我回她一句:「要考公吗,一起考?」

反正这公司早晚要倒闭了。

沈重很久以前就暗示我如何避税,我在合法范围内做到了极致,他仍不满意。

林灵给他出了一个主意,通过沈重的个人工作室,和公司之间开往来业务的发票,将收入转移到个人工作室上。

沈重就可以将这笔收入纳为己有,不用交税。

我看着现行的税法,笑得肚子痛。

真是一对璧人,一个敢说,一个敢做。

【点赞催更~】


本文收录在
0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