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阴暗能变态到什么程度?

3周前 (02-05) 0 点赞 0 收藏 0 评论 3 已阅读

叔叔第三次和我玩换衣服游戏的时候,妈妈刚好回家了。

我的身上还穿着妈妈最喜欢穿的睡裙,只不过那衣服对我来说太大了,穿在身上空荡荡的。

我不喜欢偷穿妈妈的衣服,那种感觉很别扭,让我觉得不舒服。但是叔叔说妈妈是不会介意的。

【你妈妈不会生气的,相反她说不定会高兴。】

他盯着穿衣镜前的我,笑容很深,【她会觉得我们的满满已经长大了,是个大孩子了。】

1

2010年6月6日,妈妈说我是贱人,妈妈还说我是不要脸的sao货。

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可妈妈的表情看上去既难过又愤怒。陈叔叔从我身上起来,他很从容地拉住妈妈说只是陪我玩个游戏。

可我并没有要他陪我玩游戏,我从来没有,真的没有。

2

小姨带我去了医院,在路上她只是紧紧握着我的手,一句话都没有说。

我有点不太明白为什么要这么着急地带我去医院,我又没有生病,只是有点恶心,但好像不是吃坏东西那种恶心。

我说不出来。

【满满,等会到了医院,做检查的时候乖乖配合医生,不要怕好不好?】

我抬头看着小姨,乖巧地点头,【好呀,只要不是打针就好,不打针我就不会怕的,小姨尽管放心好啦。】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小姨的眼泪就先掉下来了。

我对小姨说,等会回去,可不可以把我送回爸爸家?

想了想我又说,【我只是有点想爸爸而已。】

小姨牵着我的手,用很低很低的声音说好。

3

爸爸看到我很高兴,我也很高兴。

他说我最近好像长高了不少,还笑着说我快要长成一个大孩子了。

我突然有点反胃,对着爸爸笑不出来了。

我不想当大孩子,我不喜欢听到他们说我是大孩子,就是因为这三个字,妈妈才会那样骂我,才会那样冲过来扯我的头发。

【听说满满上次考试考了第一名,爸爸很开心。】

我点点头,刻意和爸爸保持着距离,【是四年级的题目很简单啦,班上的好多同学都考得很好。】

爸爸有些奇怪地看着我穿的长袖,后知后觉地皱起眉头:【大热天的怎么穿长袖?】

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是因为我前几天感冒了,还没有好利索,妈妈说穿得厚一些捂捂汗就好得快一点,爸爸不要担心。】

爸爸宠溺地摸摸我的头,【怎么总是生病?不要让爸爸担心,要自己爱护好自己。】

我低下头没有说话。

2010年6月7日

我说谎了,我没有生病,我会不会像匹诺曹那样长长鼻子呢?

我也没有爱护好自己,穿长袖是因为胳膊上有伤痕,是妈妈掐的,是我惹妈妈生气的,但我不能告诉爸爸,我不希望他打电话和妈妈吵架。

妈妈说让我走开,不想再见到我,不知道今天她有没有消气。

4

2010年6月9日

她们好像都以为我不懂,所以吵架的时候都没有刻意避讳我。

【他这是犯罪,他这么对待你女儿,满满才10岁,你忍心吗?】

小姨的声音很小,可是听起来很生气。

我站在门口听了很久,妈妈一直没有说话。后来小姨说要报警,妈妈才开口说话,她说要我去爸爸家,说我还小,什么都不懂,只要不说出去,没人会注意到的。

其实我知道,上生理课的时候李老师讲过了,可是老师讲得有点晚,我之前是不知道的。

可是上完课我就知道了,老师讲完的时候我没有忍住,没有打报告就跑到厕所吐了,李老师要带我去医务室看医生,我拒绝了。

我没有生病,我只是有点想吐,而且去医务室肯定要打电话给妈妈,妈妈还在生气,还是不要了。

妈妈和小姨吵得很凶,我转过身想要回自己的房间,可是陈正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他就站在我面前那么直勾勾地看着我,笑得很深。

我有点害怕,想起来他把手放在我的裙子里面,想起来他让我发出一些很奇怪的声音。

我没忍住就吐了出来,声音很大,妈妈和小姨一下子就冲出来了,小姨扑上来抱住我,我看到她浑身都在发抖。

可是妈妈只是冷冷地看着,她对我说,【你不是很享受吗?你现在又在干什么?】

5

2010年6月10日

我搬到小姨家住了,小姨给我买了好多新衣服,但我没有再要裙子。

我再也不想穿裙子了,也再不想回妈妈家了。

爸爸问我为什么要去小姨家住,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我没有回答他,只是问爸爸可不可以住到他那里去。

他很为难地说杨阿姨怀孕了,我要有小妹妹了,小妹妹可能会吵到我,影响我学习。

我点点头,但是突然就不想讲话了。

6

2010年6月11日

爸爸妈妈都不要我了,这是他们第二次不要我了。

爸爸很快就会有新的女儿了,妈妈见到我就会骂我。

好在小姨很疼我,我应该不是一个很失败的小女孩吧,毕竟我还有小姨。

7

2010年7月13日

徐乐乐说不想和我玩了,因为我最近总是不爱讲话。

【元满,你不要总是对我们摆脸,装什么呀,真讨厌。】

我愣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之前妈妈也说我装,说我不知廉耻,现在徐乐乐也说我装,说我讨厌。

我是不是做错了?

我想不明白,明明我没有装,没有不知廉耻。

是陈正要我穿成那样的,是他说这样他就会开心,他开心了妈妈也就会开心,因为这样我才穿的。

明明我只是不想和徐乐乐她们一起穿裙子参加学校里的表演活动,明明我只是拒绝了她而已。

明明不是我,我没有勾引,没有装。

可是我最亲近的两个人,都这样说我。

一个是我的妈妈,一个是我的好朋友。

8

2010年10月23日

今天见到陈正了,我在商店里买文具,一转身就看到他了。

【满满,看到叔叔怎么也不知道打个招呼?】

邻居奶奶用责备的眼神看着我,【不能因为去了你小姨家就忘了你陈叔叔啊,你叔叔对你和你妈妈多好,在家里从来没有让你妈妈做过一次家务……】

她的话没有说完,因为我把笔狠狠地扔在了陈正的脸上,锋利的笔尖把他的脸划出了一道血痕。

【你这孩子,就是养不熟,这怎么能随便打人呢?小陈啊,你没事吧?】

我恶狠狠地看着他们,那种恶心的感觉又一次从胃里涌出来。

【就该让你妈把你送走,天生的坏种不招人待见。】

邻居奶奶斜眼瞪着我,嘴里脏话连篇。

【怪不得你爸妈不要你,你这样的孩子给谁谁能要?】

我把手里的东西都扔在了地上,匆匆跑了出去

跑到陈正身边的时候我看到他伸手想要拦住我,但我跑得很快很快,他没有拦住我。我在街上跌跌撞撞摔倒了好几次,直到我注意到自己的手心磕破了才意识到要停下来。

我看着马路边上的红绿灯一闪一闪地亮着,突然就害怕起来,可是我哭不出来,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

9

2010年10月23日

今天是我的生日,可是我却把手磕破了,小姨问我,我又撒谎了,我不想说我碰到那个男人了,只说是自己不小心。

小姨给我买了很好看的蛋糕,祝我11岁生日快乐。

我也没有告诉她今天周敏给她打过电话,是我接的,她又骂了我,只不过还是以前那些话,一点都没有新意。

哦,周敏是我妈妈,但她今天又骂我是骚货的时候,我就不想再叫她妈妈了。

10

2010年12月15日

今天是平安夜,小姨带我去买了很好看的红苹果。

我很喜欢。

可是我却在那个很大的商场里看到了爸爸,爸爸的身边是杨阿姨,他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很小很小的女孩。

她的眼睛大大的,脸也是胖嘟嘟的。

我想要抱一抱妹妹,爸爸看向杨阿姨,随后就拒绝了。

【满满还小,抱不动贝贝,摔着妹妹就不好了。】

我将手伸回来,点点头。

我本来是有好多话要告诉爸爸的,比如我已经连着很久考了班级第一,我的钢琴已经过了七级,我可以做出很难很难的奥数题。

可是爸爸没有给我这个机会。

他只是从包里急匆匆掏出一叠钱,目光聚集在远处付钱的杨阿姨身上,【快拿着,就当是爸爸给满满的新年礼物。】

我没有接。

礼物是用心挑选的,不是这样随便给的,我不想要。

可是爸爸又问我为什么要和小姨住在一起,是不是妈妈有了新家,就再也不管我了?

其实我很想告诉爸爸,爸爸不也是这样吗?

可是我没有。

因为说了也没用,爸爸妈妈都是一样的。

他们从来都不在乎我。

11

2010年1月3日

学校的表演活动上,我再一次看到了陈正。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来,他为什么要来我的学校?

同桌小雪却很开心,她指给我看,说陈正是她的舅舅,也是我们直升初中部的一位数学老师。

我愣住了。

为什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活动中途,主持人要嘉宾随即挑选一位中年级学生来回答问题,陈正扫视一圈,最终忽视掉了小雪高高举起的右手,转而看向我:【顾满同学,你来回答一下好不好?】

班主任在催促我。

同学们纷纷在起哄。

我将手里的凳子踢翻在地,然后转身匆匆跑开了。

老师们很生气,于是那天下午我就被留下了。

一向温柔的语文老师也不免严厉起来,问我为什么要这么没有礼貌,随随便便就对老师发脾气。

我沉默着不肯说话。

直到最后,老师要打电话给周敏,我才终于哭出来,对她说对不起。

我不想道歉。

我讨厌陈正,也讨厌周敏。

可比起一句轻飘飘的道歉,我更不愿意再见到他们。

如果可以,一辈子都不要再见。

12

2011年1月14日

老师还是打电话给了周敏。

不过最后去学校的却是爸爸。

在学校走廊里,爸爸一脸严肃,他责怪我为什么在学校里要和同学吵架,为什么要不尊重老师,要屡次和老师顶嘴。

我张了张口,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爸爸很失望地走开了,临走前他还说,如果以后再是这样的情况,不要让老师再打给他了。

妹妹还小,她身边不能没有大人。

我低下头,什么都没说。

同学和我吵架,是因为徐乐乐联合别的同学欺负我;顶撞老师,是因为班主任认为我是没礼貌的小孩,根本不听我的解释。

我很委屈。

可是没有人肯听我的解释,他们都相信自己看到的,只相信自己认为的。

就像周敏。

作为妈妈,她都不肯相信我,我又有什么理由去怪别人不信我呢?

13

2011年5月13日

我和小雪吵架了。

理由很简单,因为陈正。

小雪说陈正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舅舅。

我反驳了她。

越吵越激烈,到后面我控制不住情绪,推搡拉扯间把她推倒了。

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小雪是我很好的朋友,我不想这样的,可是我一听到陈正这个名字,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对不起。

真的很对不起。

14

2011年6月7日

陈正来小姨家了。

他带了很多礼物,说是送给我的。

小姨拒绝了。

小姨让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我躲在门口,悄悄听着外面的声音。

【不要再来打扰满满,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

小姨很生气,她骂了陈正好多好多话。

可从头到尾,陈正都没有反驳。

我第一次有点怀疑自己。

陈正是不是真的知道错了呢?

他是不是知道自己做得不对,真的后悔,真心实意地想对我道歉呢?

就像小雪说得那样,他是一个好人。

他真的是一个好人吗?

大家都说,人人都会犯错,犯错之后,只要道歉了,悔过了,我们就要给他一个机会。

我应该给他这个机会吗?

我不知道。

15

2011年8月13日

今天出门遇到小雪和徐乐乐了。

她们成了很好的朋友。

我想要和她们打招呼,可是没有人理我。

曾经我最好的两个朋友成了最好的朋友,可是这中间,唯独没有了我。

我很伤心。

晚上我给小雪打了电话,和她道歉,问她愿不愿意原谅我。

可是小雪说,除非我亲自和她舅舅道歉,不然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

和陈正道歉……

我做不到。

于是小雪挂断了电话。

我失去了一个好朋友。

很可笑是不是,这竟然是因为陈正。

16

2011年9月1日

新学期开学,我没有朋友了。

很孤独,也很难受。

17

2011年10月11日

今天开家长会,来的竟然是陈正。

我差一点就要发疯。

老师告诉我,小姨出差去了,她就打给了我妈妈。

老师很奇怪,问我妈妈和陈正的关系,还问我和陈正的关系。

我浑身都在抖。

周敏为什么要让陈正来,他为什么要来?

我好恨。

恨陈正,也恨周敏。

18

2011年10月23日

今天我是11岁了。

除了小姨,没有人记得我生日。

看吧,这个世界上只有小姨爱我了。

再一次庆幸,幸好我还有小姨。

等我长大了,一定好好孝顺我最爱的小姨。

19

2011年11月14日

今天被吓到了。

周敏来找我,她好像喝醉了酒,拉着我耍酒疯。

非要拉扯我的衣服,逼问我陈正到底碰我哪里了。

她一边哭一边尖叫,直到最后小姨来拦,她才松开手,我躲在角落里恐惧地看着她,她好像有点动容,呢喃着叫了我一声满满。

哭够了,她终于拎起包又走了。

小姨说,妈妈她事业不顺利,心情不好,要我不要太责怪妈妈。

我点点头,说不会怪妈妈的。

我当然不会怪妈妈。

因为我早早就没有妈妈了。

周敏就是周敏。

她不是我的妈妈。

20

2012年3月16日

好久都没有写日记了。

小升初的课业太多,忙不过来啦。

21

2012年6月17日

考试结束了,小姨带我去游乐园玩,我再一次碰到了爸爸。

真巧是不是?

妹妹已经会走路了,可是一看到爸爸和我说话,她就哭个不停,杨阿姨脸色不好,爸爸尴尬地笑笑,说是有机会再陪我。

我问爸爸记不记得我上几年级了,他想了想,说五年级吧。

我笑了笑。

很失望。

22

2012年7月26日

查到成绩啦,考得很棒。

小姨带男朋友回家了,说是要介绍给我认识。

小姨夫对我很好,对小姨更好。

我很高兴,替小姨高兴。

但也有点难过,替自己难过。

爸爸妈妈有了家就不要我,小姨有了家,是不是也会不要我了?

23

2012年9月1日

初中和小学太不一样了,同学好多。

今天认识到了一个新的朋友。

她好活泼,笑起来也甜甜地。

我内向,有点担心在班级里融不进去,有她陪着我,我觉得安心多啦。

直到我看到陈正。

他是我的数学老师。

在班上,他特意点了我的名字,要我做他的课代表。

我拒绝了。

我不可能做他的课代表。

可是他却很和气地笑了,对我说要努力学习,不要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咬着牙看他。

觉得他就是故意的。

后来晓晓问我为什么不愿意做数学课代表,我说是因为数学成绩不好,怕做不好。

她很吃惊,说都考满分了,学霸的世界她果然不懂。

她不懂,同学也不懂。

只有我懂。

那些恶心的过去,什么时候才能真的过去啊?

24

2012年10月9日

陈正把我叫到办公室给我讲题。

四下无人,他将手若有若无地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然后狠狠地瞪着他。

陈正笑得很恶心,【别怕,只是讲题而已。】

我将书扔在他的脸上,迅速地跑了出去。

恶魔永远都是恶魔。

他们永远都不会改变。

我为自己曾经想要原谅陈正而觉得后悔。

他不配,永远都不配得到我的原谅。

25

2012年10月23日

今天我12岁了。

原本是很开心的一天,如果周敏没有再骂我的话。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讨厌我,我不像她的女儿,反倒很像破坏她生活的外来者。

明明我什么都没做错,她却总是把我当成假想敌。

一而再再而三地辱骂我。

可是真正该骂的人,难道不是她吗?

因为她,我才会这么痛苦,因为她,我才会迟迟忘不掉那些痛苦的过去。

我恨周敏。

这一点,一辈子都不会再改变。

26

2012年11月7日

我第一次对小姨提了请求,我想换一个学校。

换到一个没有陈正的学校。

我真的好痛苦,每一天都活在恐惧里。

可是小姨很为难。

转校的手续要很多,因为地区限制,很多东西都没办法搞到。

【满满,事情过去很久了,小姨希望你能忘掉,然后开开心心地生活,好不好?】

小姨眼睛里带着祈求。

我知道是我不懂事了,小姨工作那么忙,我还要为她添许多麻烦。

明明不是什么大事情。

是我自己矫情,非要去想。

是我错了。

我不该这样的。

对不起。

以后再也不会了。

27

2013年4月3日,好久没有记日记了。

但是今天必须要庆祝,因为小姨要结婚啦。

婚礼的时候我见到了周敏,我本来不想和她坐一起的,可是她主动提出来想要和我坐一起,我就答应了。

可是我没想到,就是因为陪她上卫生间的时候,她看到了我口袋里装得卫生巾,她又发疯了。

【你还想去勾引谁?】

【刚出生的时候你就粘着你爸,后来我再婚你就勾引我丈夫,现在呢,你又换了谁当目标?】

我被她狠狠地推到卫生间的角落里,她用力撕扯着我身上的礼服,一边撕扯一边用尽全力掐我拧我。

【就不该把你这种贱货生下来,在肚子里你就折腾我,现在还不肯放过我。】

我不知道她打了我多久,只知道卫生间的门被人踹开,有人拉走了她,我蜷缩在地上,觉得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好在婚礼已经结束了,我可以先回房间把我的衣服换下来。

我看着身上的伤痕,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没关系。

周敏是疯子,不应该和疯子计较。

躺在床上,我侧过身,眼泪从一只眼睛里流出来,滑过另一只眼睛。

28(已更完)

2013年5月3日,小姨怀孕了。

我很开心,但又不开心。

开心的是因为小姨今天看起来很幸福,不开心的是,小姨夫对我的态度越来越古怪。

我开始恐惧,开始一遍又一遍地想起十岁那年的事情。

渐渐地,我开始整晚整晚地睡不着觉。

因为一闭上眼睛,我脑海里想的,都是那三次游戏。

我开始怨恨我自己,为什么当时不拒绝,为什么当时一定要听陈正的话,我明明可以跑开,明明可以告诉警察叔叔的,为什么我没有?

为什么?

29

2013年6月11日

上课睡着了。

班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责怪我成绩下滑得太严重。

我漫不经心地听着,觉得很烦躁。

上课后晓晓悄悄问我,问我为什么不开心。

我说没有不开心。

大概是我表情很冷漠吧,她被吓了一跳,之后就不太敢主动和我搭话了。

放学途中遇到周敏,毫无意外,又被骂了一顿

她把我拉到没人的地方,一遍遍质问我为什么要分到陈正的班里。

她真的是很搞笑。

这也能怪到我的身上。

不过随便吧,她怎么想的,早就不重要了。

30

2013年9月12日

小姨脸色很差,总是一次又一次地去医院。

我想了想,最终告诉小姨我想要住校。

小姨开始是不同意的,可是我态度太过坚决,她最后终究还是答应了。

学校的生活很枯燥,可我却觉得很安心,像无数普通学生一样隐匿在学业里,以此来证明,原来我和她们并没有什么两样。

宿舍是六人间,青春期的女孩子常会在夜间闲聊,叽叽喳喳的声音在晚上格外清晰。

室友A在讨论自己新交的男朋友,她话里话外都是小女生独有的欣喜,我默默地听着,并没有什么很特别的感觉。

直到室友小C提到了苏柏,她神神秘秘地拽了一下我的被子:【满满,你有没有觉得苏柏对你很不一样?】

我下意识惊慌起来。

脑海中开始回想苏柏有没有对我做过过分的举动,可是想了半天,我能想到的,只有他在校门口递给我雨伞时的温柔,他沉默地站着,将伞推移给到我,【我爸妈来接,用不上伞,给你用吧。】

……

【满满,他会不会喜欢你呀?】

室友探头,好奇地打量我。

喜欢?

怎么会。

我翻过身,听见室友还在说着她和男友之间的小甜蜜,可我却没来由得觉得恶心。

她们是情窦初开的小孩子,还会有喜欢,可我……

只会觉得喜欢很肮脏。

31

2013年11月29日

小姨生小宝宝啦。

周末我就匆匆往医院赶,却在校门口那条僻静的小路旁遇到了陈正。

见到陈正的那一刻,我还是慌了。

他手里拎着两个袋子,落叶萧条的秋景里,他朝着我一步步走过来:【满满,怎么不回家来看妈妈和叔叔?】

陈正攥住我的胳膊,语气温柔得像是在哄小孩子,【你要知道,我们都很想满满。】

我挣扎着往后退,两相拉扯间陈正袋子里的东西洒了一地。

看清地上物品的那一瞬间,我愣住了。

粉红色的盒子跌落在地上,铺在落叶上面的是数十张我的照片。

吃饭的,跳舞的,以及我在浴室的照片,全部被陈正偷偷拍了下来。

陈正拇指落在在我唇角边擦拭着什么:【满满,你喜欢吗?】

喜欢吗?

几年前,他也问我过一模一样的问题。

我浑身止不住地颤抖起来,想要喊叫推开陈正,可是嗓子难受得厉害,发出的声音最终也成了哭腔。

内心深处的阴影再一次袭来,我仿佛已经看到了周敏那张对我充满厌恶的脸,耳边充斥的骂声,一句又一句脏不可闻。

……

【你在干什么?】

少年的嗓音稚嫩却有力量,苏柏远远地跑向我,白色的运动外套在空中高高扬起衣角。

苏柏看我的目光里带着安抚:【顾满同学,你没事吧?】

几乎就在一瞬间,陈正松开了我的手,迅速弯腰去捡地上的照片。

苏柏白色的运动鞋踩在层层堆叠的残叶上,我清晰地看到他干净的鞋身已经染上了尘埃。

我摇摇头,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陈正含糊其辞,将手中的东西塞给我后就匆匆开车走了,我蹲在原地,眼神木讷。

苏柏将自己的外套搭在我肩上,他说:【顾满,要不要报警?】

报警?

好多年前就报过了的,可是,根本没用的。

猥亵构不成犯罪,更何况,连我的妈妈都选择了原谅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天慢慢暗下来,苏柏打车送我到医院门口,自始至终,我和他都沉默着。

分别的时候,他将自己的电话写在了便利贴上,小心地递到我的手里,【我的号码,如果你有事情,可以打给我的。】

转身的瞬间,他又补充,【无论什么事情,也无论什么时间。】

落日余晖,夕阳的残破与少年的清冷感形成了强烈呼应。

望着苏柏离去的背影,我终于控制不住,眼泪汹涌而出。

32

2014年3月7日

我觉得自己可能是病了。

我不爱说话,不想再和别人接触,别人的关心和问候只会让我觉得别扭。

尤其是在数学课上,面对着陈正,我总觉得我难受得快要死掉了。

好像非要做点伤害自己的事情才可以缓解这种感觉。

于是在宿舍的床上,我用刀子划伤了胳膊。

鲜血流出来,我亲眼看着血液从我体内流出。

临时下课,推门而入的舍友看到这一幕,她们惊叫着跑开了,很快就有老师来带我去医院,我看着老师害怕的神色,忽然觉得,原来我,也会被人重视啊。

胳膊被厚厚的包起来。

小姨一进门就红了眼睛,她哭着抱我,却又在靠近我的时候变得小心翼翼,生怕触到我的伤口。

其实我根本不疼。

甚至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

那天晚上小姨带我去看了心理医生,开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药,满满的一袋子。

回家的路上,小姨无措地护着我的胳膊,三番两次地检查我的书包,生怕里面还有什么危险的刀具。

我问小姨可不可以打个电话给爸爸,我突然很想听一听他的声音。

电话没有打通。

爸爸换号码了。

我花了一路的时间冷静下来,终于让自己接受这个事实。

爸爸终于彻底的把我抛弃了。

33

2014年3月18日

周敏从小姨那知道我生病了,隔着电话,她只是对我淡淡地说了一句:【这么多年,你到底在矫情什么啊?】

我关上房门,靠着墙壁身体一点点滑下去。

以为自己不会再失望了,可她的一句话,还是彻底将我打回了原点。

我的出生,从一开始就不受任何人的喜欢和期待。

长大更是对他们的折磨。

我生病,受辱,以至于最无助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都一一将我抛弃了。

我从文具盒里拿出圆规,一下又一下地戳在小腿上。

发泄出来好了。

这样就不难受了。

34

2014年4月12日

小姨带我去复诊了。

那个医生好温柔,她问了我好多问题,可我都没有说实话。

因为我根本不想再和任何一个人说这段往事,太痛苦了,每说一次,每一次接受到别人同情的目光,我都会觉得很窒息。

这种感觉让我觉得,我宁愿死掉。

回学校的路上又遇到了陈正。

他对着我和小姨扬了扬手,算是打招呼吧,只是这个招呼要多讽刺就有多讽刺。

小姨挡在我面前,等陈正走后,她问我要不要换一个学校?

无论多麻烦,她都可以办到。

我摇摇头,拒绝了。

有些伤不在外面,在心里,从它形成的那一刻起,就再也没办法消掉了。

35

2014年5月6日

有一周都没有睡好觉了,吃了好多药,可是根本睡不着。

2014年5月9日

撑不下去了,好想离开。

2014年6月6日

4年过去了,我竟然还能记得这个日子。

早知道会这样,4年前死掉就好了。

36

2014年6月12日

我住院了。

是老师送我进医院的,我的手腕上有个好大的口子。

可我却记不清了。

是我自己划的吗?

那为什么不再划深一点?

小姨又哭了,她抖着声音问我要怎么办才好,问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泣不成声。

我也很想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们以为,难道我不痛苦吗?

可我有什么办法?

我也想好好活着。

像晓晓一样,大大方方,开开心心地活着。

37

2014年7月11日

不知道住院住了多久了。

懒得去算。

晓晓来看我了,她带了花和笔记本,她看上去瘦了好多,一个劲的问我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

【满满,你不在我一个人上厕所都会别扭,你快点好起来陪我好不好?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呀?】

我敷衍她,说很快就能好。

其实什么时候好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也很想好起来,但是真的有点做不到呢。

38

2014年7月18日

苏柏竟然来了。

真奇怪,他怎么知道我在哪个医院?

哦,我懂了,肯定是宋晓晓这个告密鬼。

他安安静静地从身后拿出一罐子小星星,【顾满,早点好起来,你不在,都没有人和我竞争第一名了。】

噗。

也是哦,我在的时候,他永远都是第二名。

我想说谢谢呀,折这么多星星,一定很辛苦吧。

可是话到嘴边,却没有说出来。

【等你好了,下学期我们当同桌吧。】

苏柏看上去很认真,【当然,你和宋晓晓的关系很好,嗯,实在不行,我当你后桌也行。】

我笑了下。

觉得苏柏,好像有些可爱呢。

39

2014年7月22日

周敏来了,她真的是会刺激我,竟然还带着陈正一起。

她冷冷看了我几眼,然后冷不丁来了一句,【装得还挺像样。】

呵。

我就不该期待她能说什么好话。

陈正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他上前想握我的手,我躲开了。

他太恶心了。

我尖叫着,疯了一般把东西砸到他身上。

可是周敏她却看到了我的那罐星星。

她摔碎了它。

星星洒了一地。

我的星星……

【顾满,你看看你的这个样子,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真是让我觉得恶心!】

周敏说得很平静,却字字像刀,一下又一下往我心里扎。

是啊,她怎么会有我这样的女儿?

我变成这样,该怪谁呢?

40

2014年9月11日

回到家了。

终于不用再闻到消毒水的味道了。

41

2014年10月12日

今天去复查,宋医生说我的病好了许多,只要坚持治疗,开开心心的,很快就可以好起来的。

她说得没错。

我平时爱笑爱闹,换谁都看不出来我还在生病。

可是他们都不知道,我心底有多难受。

该怎么比喻这份痛苦呢?

大概就是让你永远处在黑暗里,一丝一毫的光都没有,没有什么彻骨的绝望,但也再不会有什么希望。

唯一的插曲,或许就是苏柏。

他像是我生活的一个入侵者,常常各种借口同我聊天,哪怕十句里面我只回他一句,他还是依旧乐此不疲。

我不太敢接受这样的好意。

因为常常觉得自己配不起别人的关心。

有点累。

下次再记。

42

2014年10月15日

今天在街边帮一个奶奶卖菜,她算错了钱,我帮她找回来了,奶奶说我是个很乖的孩子。

谢谢奶奶。

今天很开心。

是发自内心的开心。

43

2014年10月19日

小姨离婚了。

我觉得大概率是因为我,我生病治疗花了很多钱……没有谁可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去照顾一个生病且没什么血缘的陌生孩子。

我要快点好起来,不要再让小姨为我操心了。

44

2014年10月23日

今年是晓晓,苏柏还有小姨和罐罐一起陪我过得生日。

我很开心。

感觉病快要好了呢。

45

2015年2月6日

我转学了。

病情又严重了,小姨下定决心带我换了一个城市。

远离周敏,远离陈正。

我知道小姨是希望我能快点好起来。

我也很希望。

努努力,顾满!

46

2015年6月12日

要中考了。

加油!

47

2015年7月26日

今天失眠了。

梦到5年前的事情了。

我什么时候才能忘掉?

求求了。

48

2015年7月28日

今天以为看到陈正了,结果是认错人。

幸好不是他。

不然我怕我又疯掉了。

49

2015年8月11日

约好了,下周晓晓和苏柏来我的城市找我,好期待见到他们。

50

2015年8月13日

周敏来了。

真是阴魂不散。

她好像离婚了。

好痛快!

只是她一来就骂我,不过我早就习惯了。

无所谓。

51

2015年8月19日

我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医院,望着白茫茫的天花板,我有些茫然。

小姨一见到我就哭了,晓晓和苏柏都等在门外。

我恍然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事情。

周敏,陈正……

我甚至都不知道陈正是怎么进来的,我只是喝了一杯周敏递给我的牛奶,就什么都记不得了。

我多傻,挨过那么多次打,竟然还会喝她给的牛奶。

时隔多年,陈正还是得手了,很好笑对不对,我的亲生母亲,将我送给了陈正,她拿我,做成了他们之间的一个赌注。

小姨一直拉着我的手,无论是警察来询问,还是医院的护士来查房,她一步都不肯离开我。

明明小姨陪着我,我该很安心的。

可我感受到不到一点温暖,哪怕一点点都没有。

晓晓说,陈正被抓走了,周敏也被带走了,苏柏也说,以后再也不会有这种事情了。

我笑了一下,淡淡应了一声。

犯罪的人伏法了,真好。

52

2015年8月21日

我想让陈正和周敏判得重一点。

很想很想。

53

2015年8月27日

或许这会是我最后的一篇日记了。

因为我真的好累了。

这些年本来已经很累了,坚持到现在也已经很不容易了。

小姨,晓晓和苏柏都在等我好起来,但我好像,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

最后的最后,想和小姨说对不起,也想和晓晓、苏柏说对不起。

答应过他们的事情,都做不到了。

早知道这个世界这么糟糕,我就不来了。

……

54

2023年6月6日

时隔八年。

终于在箱底找到了这本日记,很幸运是不是?

我还能再看到它。

或许多年前,苏柏没有在半路折返回来,或许只要再晚几分钟,我真的就跳下去了。

整整一年,我几乎都住在医院里。

初秋的一个深夜,我从病房的玻璃窗上看到小姨一个人蹲在走廊里哭,她才32岁,头顶竟然都有了好多白发。

隔着几百公里的距离,晓晓和苏柏每隔半个月就来一次,哪怕我不想见他们,哪怕我发疯着大叫,他们只是安安静静地等到门外。

不知道到底是哪一个瞬间打动到了我,我忽然就想好好吃饭了,哪怕一点都没有胃口,忽然就想好好睡觉了,哪怕没有药物辅助依旧睡不着。

我依旧很痛苦啊,依旧会有无数个想放弃掉自己的念头,可是我不想再让他们难过,哪怕为了我生命中最最重要的这三个人,我都不能,绝不可以再放弃自己的生命。

熬过了许多许多个无法名状的夜晚,吃过一堆又一堆的药,终于我还是走出来了。

感谢小姨,感谢晓晓,也感谢我的丈夫-苏柏,这许多年都没有放弃过我。

周敏多年前在监狱里病发了,辗转去了精神病医院,我已经8年没有再见过她了,不出意外,这辈子也不会再见了。

陈正于监狱的第三年突发心脏病去世了,天知道得到消息的那一天我有多高兴。

困扰我多年的噩梦啊,终于在那一刻破灭了。

我曾经以为乌云永不消散,可现在乌云不仅散了,我的生活里,每天都有阳光。

我是顾满。

我希望世间所有的女孩都能圆满。

我希望世界上所有的爸爸妈妈都能爱自己的小孩,都能好好保护住自己的小孩。

我也希望,所有的女孩子都不要有我的经历,即便不幸经历了,也要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我们的错,真正可耻的人,是犯罪者,从来不是无辜的我们。

抓住身边每一个能救赎自己的机会,因为这个世界呀,没有什么罪恶,可以值得你放弃掉自己的生命。

希望每一朵小小花都能顺利绽开,向整个世界展现自己最最美好的一面。

最后:

谢谢大家能喜欢这个故事,拖了好久终于完结了~希望看文的女孩子们都能开开心心,欢喜生活,笔芯~


本文收录在
0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