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再见绘梨》

3周前 (02-04) 0 点赞 0 收藏 0 评论 1 已阅读

        这本书是一本真正意义上的后现代作品。作品通过一个理性的主人公的视角去寻视现有秩序的漏洞—找到现实中的那抹奇幻色彩。我们必须承认那样的一抹奇幻色彩,因为人们一但透过创伤窥见那抹色彩就无可避免地去追求它,但它是一个真理,它是无限的。

        主角是一个只有在客观镜头下才能表露主观情绪的人,于是他渴望逃脱客观镜头,表达自己的观念。所以他拒绝拍摄自己母亲临死前的样子,因为他渴望在母亲面前(而非通过镜头)表达自己真实的情绪,但他做不到,于是他便用虚拟的爆炸代替自己强烈的感情。简单地说,主角因为符号性残缺于是用爆炸(奇幻色彩)来展示自己想表达的观念。

        绘梨初遇优太时说看他的电影哭了,为什么会哭,因为相似创伤引起的共鸣。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整本书都没有关于绘梨的主观镜头。因为绘梨的符号秩序的构建来源于脑死亡前的她自己,因此她的超我是强烈的。她想摆脱这种超我的尝试与优太是一样的,这也就是她们共鸣的成因。所以最后优太问她这样的生活是不是很绝望?绘梨的回答是否定的,因为那时的她已经摆脱了上一任超我的影响,她观看了上一任的书信和电影,但选择拒绝了晚年的优太,哪怕书信和电影都告诉她与优太在一起的生活是美好的。

        借由这点我们也能看出开幕时优太母亲的想法是失败了的,记录的影片被抹去了丑恶,只剩下了浪漫和美好。但遇见晚年优太的绘梨却没有足够的丑恶作为参照物,因此她无法理解上一任绘梨的美好和浪漫。她最后告诉优太电影是不是缺了一抹奇幻色彩说明她已经放弃用信息性符号填补主体永远不能完全认识到的那个漏洞,她已经正视了那个漏洞,她已经放弃了追求成因而是在过程中寻找那一抹奇幻色彩。

        最后年老时的优太用真实的爆炸代替虚拟的爆炸是象征着对过去自我的切割,是对符号系统进行构建的又一次尝试也是对漏洞进行填补的又一次幻想,这样的矛盾让读者对优太是否走出幻想进行猜测,是真正后现代意义上的开放式结尾。


本文收录在
0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